演員與布袋戲偶同台演出 透過傳統與現代深層互動挑起時代記憶

生活中心/採訪報導 2019-11-08 19:53

《白色說書人》透過傳統與現代深層的互動、對話,挑起時代的記憶,客廳中水族箱、冰箱、電視機等更以造型紙紮製作,呼應故事開頭的喪禮現場,也成為布袋戲的展演戲台。(圖/記者賴淑禎攝)

現代劇場與布袋戲的巧妙結合、紙紮舞台與剪紙藝術的創意想像,同黨劇團《白色說書人》11月9日、10日在台中國家歌劇院接連演出三場。《白色說書人》以戒嚴時期一對受時代壓迫的父子為背景,述說關於人與人、人與戲偶之間千絲萬縷的牽連,也映照了時代的傷痕與辛酸。2017年於臺北首演,曾入圍第十六屆台新藝術獎表演藝術類最終決選。


《白色說書人》由金鐘獎最佳編劇詹傑編寫、台新藝術獎得獎導演戴君芳執導,同黨劇團團長邱安忱獨挑大樑,並邀請中華文化藝術薪傳獎布袋戲得獎者吳榮昌、山宛然布袋戲劇團團長黃武山兩位布袋戲操偶師在舞台上「飆偶」,布袋戲大師李天祿弟子賴泳廷擔任偶頭設計師,以及英國藝術家提姆・巴登Tim Budden融合東西方風格,設計剪紙光影。藉著真人演員與布袋戲偶的台上台下的演出,帶出《白色說書人》講述主角王文彬與父親之間的情感糾葛。記者會現場團隊特別演出一小段演出,將廖添丁、紅龜、孫悟空、牛頭馬面等角色造型搶先曝光,團長邱安忱表示戲偶就像人一樣,每個角色有著各自的隱喻,從不同的角度、立場說話牽動著觀眾的心,跟著舞台上的情節,一起哭也一起笑。


故事從王文彬父親的喪禮開展,一封遲了30多年的家書,揭開王文彬身世之謎,對父親的情感從尊敬、敬佩,轉變為無法諒解甚至萌生恨意,王文彬在矛盾的情結下,開啟了一段與兩位父親及母親對話的歷程。


人偶同台,豐富戲劇層次;國臺語夾雜,重現時代氛圍,同黨劇團將布袋戲加入現代劇場,演員邱安忱一人分飾7角,在舞台上瞬間切換角色情緒,時而又與戲偶對話,處處可見人與戲偶真摯流動的情感。此外,吳榮昌、黃武山兩位操偶師也是舞台上奪人目光的表演者之二,戲偶靈活的在操偶師手中飛躍、打鬥、追趕跑跳,客廳中水族箱、冰箱、電視機等更以造型紙紮製作,呼應故事開頭的喪禮現場,也成為布袋戲的展演戲台。操偶師吳榮昌分享說,因為傳統布袋戲因為偶身較小,主要靠偶師的手掌操作,偶師基本的『唱唸做打』功力就非常重要,在舉手投足間都要能呈現角色的韻味,非常考驗操偶師的真功夫。


舞台上的另一亮點是,來自英國、在台灣長居多年的藝術家提姆・巴登,他將剪紙藝術、光影元素與臺灣文化相連結,並將「影子」的概念放入劇中,在光影投射下、虛實的交錯間,呈現時代的陰暗面,映照每個人都將自身的秘密潛藏在內心的深處一般,讓說書人的舞台更添真實與魔幻感。《白色說書人》透過傳統與現代深層的互動、對話,不只挑起時代的記憶,更創造嶄新美學。


 

FB留言討論區

相關閱讀推薦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