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驚艷亞洲現代舞-團陶身體劇場 獨創圓運動體系展現純粹力量

生活中心/採訪報導 2018-11-02 21:13

在11月2日的記者會中,陶身體劇場的舞者們展現時而分離時而群聚結合,不停歇的流動畫面創造豐富的景觀。(圖/記者賴淑禎攝)

陶身體劇場睽違兩年將再度抵台,作品《5》以最宏觀的舞蹈觀察,從旋轉、循環肢體運動中,看見生命體的公轉與自轉,作品《9》則是從微觀對外綻放,觀眾可感受到每位舞者細膩的律動能量,11/3(六)至11/4(日)帶來《5》&《9》僅在台中獻演2場,藝術總監暨編舞家陶冶表示:這次帶來的兩支舞作是首次組合演出,相互對照呼應,探討人與人、人與空間之間最純粹的連結。


陶冶,英國沙德勒之井劇院評選為新浪潮計畫的世界6大編舞家之一,舞作獨樹一幟,與其陶身體劇場在10年間巡演全球超過四十多個國家,獲國際舞壇肯定。台灣舞蹈名家古名伸把他們的舞,形容:「如同鑽石般純粹、閃亮征服西方世界,他們肢體的純粹,事實上是當代舞蹈很重要的精神」。舞作以數字系列命名,舞蹈精準凝練、前衛風格連林懷民都敬佩讚許:是二十一世紀之舞,引人入勝讓人思考。


陶冶與舞蹈的緣份始於自身筋骨柔軟度異於常人,自小學習中國民族舞、古典芭蕾,畢業於中國重慶舞蹈學院,曾任職上海武警政治部文工團、金星舞蹈團和北京現代舞團。在一連串傳統與現代舞蹈風格迥異的歷練後,他在2008年創立陶身體劇場,主張舞蹈回歸身體本質,運用中國戲曲與武術身段動作更加入重心、重力元素,開創「圓運動體系」的身體訓練,想像身體的每一個點,頭、肩膀、脊椎、腳踝等各處都能生長出一隻筆,用無數的筆尖畫出流動的圓,刻出一條不規則的弧線,通過釋放、延續這根線條,無休止的畫圓身體運動,發展成一系列的數字作品。


陶冶跟陶身體劇場的舞者們。(圖/記者賴淑禎攝)


陶冶對陶身體劇場的舞者形容如跳舞如同修行,像苦行僧一樣修煉,因此舞者每天近8小時接受高強度訓練,從肢體反重力、彈力不斷重複練習,在限制中創造出獨特的舞蹈風格。


陶身體劇場作品抽離敘事、情緒,以純粹的身體成為創作內容。新作《9》臺灣首演, 陶冶說明這次《9》作品靈感來自於舞團日常排練現場,與舞者共同揮灑汗水,密集地進行「圓運動體系」訓練。他集結10年的編舞菁華,並首度讓舞者加入創作,共同歷經2年縝密構思、7個月編創時間,累積56分鐘的動作元素後,再進化成最後呈現。舞台上以最極簡的留白設計,將視覺重點放在舞者身上,身穿灰藍色系的9名舞者時而分離時而群聚結合,不停歇的流動畫面創造豐富的景觀。


陶冶曾提及在創作過程中,認為極簡與極複雜是共存的,唯有透過兩極不斷拉鋸,其中蘊含的純粹才能被完整被凝煉。作品《5》是他所有創作中節奏最緩慢、最唯美的作品,5位舞者身穿黃褐大地色系服裝,隨之起舞在地上自始至終相互保持連接,如同宇宙中的塵埃,緩慢落下,再逐漸交疊融合,展現出高難度的肢體律動,在動靜之間凝聚出人體雕塑般的美感。


在音樂部分則由小河參與創作,把中國五行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概念加入在作曲中,從宇宙音到密咒音律、從巴洛克到新古典音樂多層次呈現,陶冶表示:「有人在作品《5》裡看見了快樂與希望;有人則覺得壓抑和絕望;我看到的是一種宇宙的規律,如天地萬物,形態各異,卻彼此聯繫,相互依存且有著共同的規律。」


觀賞陶冶的作品讓我們感受到在肢體流動之間,有著堆疊的濃厚情感,讓我們體驗到觀賞舞作不只是欣賞一場單純的藝術饗宴,而是在不斷舞動所堆疊的激情與能量之中,發現出最純粹的美感思維。


 

留言評論

相關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