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立春「紅鸞年」 幸福美滿婚姻要即時掌握

記者黃駿騏/桃園報導 2021-01-17 17:00

雙立春「紅鸞年」,許多未婚或失偶男女希望「終結單身」。

民國109年是鼠年,還是雙立春年,鼠年和雙春年剛好在一起的年份並不多見,所以有「鼠年難逢雙立春」的說法,鼠年和雙立春年在一起被認為是紅鸞年,由於還剩不到一個月就是農曆牛年,未婚或失偶男女極力保握不到一個月時間希望紅鸞星動,中壢區美滿服務中心這兩個月來報名未婚或失偶聯誼的男女,使社工人員亂了吃飯時間,接二連三的報名者,都希望「紅鸞年」能找到幸福美滿的另一半。


成立於民國74年的中壢區美滿服務中心主任徐乃義指出,俗語中「十九年頭七年寡」,意思是十九年中會有七年是寡婦年。2019年中,全年並沒有立春節氣,坊間認為是寡婦年。2020鼠年和雙立春在一起的年份很罕見,也是很好的紅鸞年。


由於離農曆牛年不到一個月,109年鼠年,是雙立春年,農村有「鼠年難逢雙立春,月老紅線不夠分」、「鼠年難逢雙立春,農家喜宴把肚撐」等俗語,就是說在鼠年雙立春的年份中,結婚的人會特別多,都想藉著鼠年雙立春的好彩頭,希望在這一年結婚的小倆口能夠兒孫滿堂、人丁興旺、財星高照。


在大學擔任女教授的陳姓女博士告訴徐乃義,她根本不相信有所謂「紅鸞年」,但因為年近80的祖母一再提醒,沒想到系主任知道她未婚時,竟在學期結束的謝師宴時也要她把握,掌握「紅鸞年」快到中壢區美滿服務中心找對象。


年收入近200萬的科技新貴聽了公司同事「紅鸞年」的說法也想一試,因為尋尋覓覓多年,他認為或許「紅鸞年」會是婚姻機會轉機;民國86年生,考上地方特考的張姓女生,分發後在同事建議下,也希望早日有好姻緣,她說,下次「紅鸞年」時自己也「很老」了。


高中畢業,全職擔任外送員的李姓男生坦言,工作收入不多,學歷也不好,但因為父親告訴他「紅鸞年」或許是個機會,所以也希望試試。還有不少年紀超過六、七十歲的熟男熟女也衝著「紅鸞年」要找「第二春」。


徐乃義指出,即使是人生後半場,找個人相伴最好,估且不論是否有「紅鸞年」一說,每年年底都是未婚或失偶男女「抱佛腳」的時刻,總希望能「終結單身」或是不要成為「佳節孤兒」,但婚姻畢竟是大事,急不得也必須謹慎面對,才會有幸福美滿的好姻緣。


 


 

留言討論區

相關閱讀推薦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