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社會傳真】私生女未婚產子 擔心小孩步入後塵她選擇站出來

記者陳致愷/專題報導 2020-08-10 14:31

筱雨希望孩子別步入自己的後塵,所以她選擇站出來,也希望能為小帥爭取更多權益/當事人提供

筱雨(化名)出身在一個不健全的家庭,又因為先天性疾病,導致她走路與常人不同,長期必須面對外界的異樣眼光。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她,107年因為網路遊戲認識了孩子的父親阿成(化名),兩人在錯誤的時間遇上了彼此,筱雨因此懷孕生下了小帥(化名),筱雨原以為能有個完整的家庭,沒想到兩人卻漸行漸遠,讓孩子成了父不詳的「私生子」,於是筱雨選擇勇敢站出來,除了希望孩子別步上她的後塵,也盼為小帥爭取更多權益。


筱雨因為手遊認識阿成,兩人未婚生下了小帥/陳致愷攝


我(筱雨)出身在一個不健全的家庭,八點檔的劇情從小就在我身上不斷上演,我的生母跟一位已婚的計程車司機懷了我,原本生母打算把我拿掉,但因養母於心不忍,才讓生母生下我一起共同扶養,但沒想到不久後生母竟不告而別。


雖然養父認領了我,讓我身分證上的父親欄不至於空白,但這也開始了我另一個噩夢。養父是個不負責任的男人,養父母家庭不和諧,導致我有不快樂的童年,養母甚至跟我說過「我只是寄養在這個家的」,所以幾乎所有問題都必須自己面對,加上患有先天性髖關節脫臼,使我走起路來異於常人,一跛一跛的常引來異樣的眼光,成長過程有很多辛酸,雖不足為外人道,卻是點滴在心的痛苦回憶。


直到上了高中,因養父母家庭的種種問題,養母一度想把我還給生母,但這也更讓我受到另一次更大的打擊;記得那一天,養母打電話給改嫁他人的生母,告訴生母希望小孩(筱雨)能回到她身邊,但生母的回覆卻是如此的殘忍與無情,她說「我已經有了新的家庭,不希望我老公知道我曾經生過這個小孩,以後請你們不要再打擾我了。」養母轉述這段話後,讓我的心都碎了,也覺得自己真的是個「沒人要」的小孩,於是我高中畢業後就自力更生,開始過著一個人的生活。


也因為長期獨自生活,讓我喜歡上網玩遊戲,找網友談天聊心事,但沒想到因為這樣,讓我認識了孩子(小帥)的父親,更開始了這段錯誤的感情;107年10月,我在手遊裡認識了阿成,當時因為玩手遊的女生較少,阿成因此時常找我聊天,我曾問他家庭狀況,阿成兩度隱瞞,直到同個遊戲裡的網友覺得兩人有曖昧關係,他才私下坦誠。


直到發生關係前,我們因為知道彼此的狀況無法有結果,曾經兩度斷了聯繫,甚至約定等阿成結束婚姻關係「一年後再見」,沒想到過沒幾天阿成又主動來找我,兩人才又繼續藕斷絲連;「應該是一時被愛沖昏頭吧!」,我開始動搖了,想說既然他(阿成)快跟老婆離婚了,那兩人就先交往吧!交往的時間是2018年12月20日。


「當時雙方是在生小孩的前提下開始交往!」,之前我們早就達成共識,某日發現月經沒來,驗孕後發現已經懷孕,當天阿成還很開心地改口叫我老婆;「沒想到懷孕快三個月時,他卻變得悶悶不樂,兩人也開始因為孩子爭吵!」,當時我一氣之下原本要拿掉孩子,但他求我別墮胎,甚至當面含著眼淚求我生下來;只不過如今他卻把這次爭吵的過程,對外表示是我威脅他讓我把小孩生下,「我覺得雙方都有問題,但不管怎樣,也不能影響到小帥!」。


現在我只希望男生說實話,勇於面對與承擔,當然後續雙方會爭取監護權,也會針對探視權進行討論,「只要是對孩子好的,我一定會全力去做!」從小我就是個人家眼中的「私生女」,不想自己的孩子也步入後塵,像我一樣忍受外界的譏笑。選擇站出來只為了小帥好,如果孩子的父親也能多替小帥想想,那更不應該用「他規定的探視方式」來與我交換條件,再怎麼說我也是小帥的媽媽,「我不像我的生母一樣殘忍!」,血濃於水的親情是我永遠無法割捨的。


小帥開心地玩著玩具,筱雨不捨他成為一個父不詳的私生子/當事人提供


《律師觀點》


鴻達法律事務所/洪維廷律師


針對此案件,首應探究男方是否願就孩子為認領?若男方拒絕,筱雨本可為孩子利益對男方提出強制認領之訴,未來孩子就不會有「身分證父親欄空白」的問題。另孩子已經生父認領後,建議雙方當事人可先針對孩子親權進行協議,由一方或雙方共同任之。若雙方無共識,則親權歸屬問題可由法院進行裁判;另外,也建議雙方應就小孩的扶養費及會面交往權(探視權)部分進行協調,雙方若無法達成協議,亦可經由法院酌情定之。


 

留言討論區

相關閱讀推薦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