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21二十年 至親埋瓦礫卻救不回 再憶椎心之痛

記者蘇彩娥/南投報導 2019-09-22 08:22

20年前的921大地震,中寮鄉是重災區,存活的居民憶起當時,仍是心中永遠的傷痛。

「你還在呀!還能看到你真好… 」 921那天晚上過後,只要還能遇到的朋友,那就要很高興了,當時也沒想那麼多,什麼也都不用想,那一晚我的哥哥和外甥都被倒掉的房子壓死了。住在中寮鄉永平路上的陳石麟回憶起921大地震的當晚…


啜飲一口酒後,陳石麟緩緩地說,原本我是住在草屯,父母和大哥住在中寮,地震那時都停電,我岳母在軍功寮開雜貨店,我還去幫忙賣電池、蠟燭等雜貨,當時電話都打不通,也沒想到會有多嚴重,但遇到鄉內的鄰居說中寮很嚴重,我的心裡開始不安了起來,開著車馬上想回去看看父母。


回家的路其實並不遠,但整條路到處都是碎裂不堪前進,我開著喜美16V的車子,也不管整個高低起伏直直衝就是了,一心只想早些見到父母,只是到了村子口就進不去了,看到整排倒塌的房子,已經有人被“抬”出來,當下我心裡就慌了,車無法再前進了,停在加油站,下車馬上衝回家,幸好看到我父母走出來,但媽說我大哥和2個姪子還壓在裡面,我趕緊拿起撬板模的工具進去救人,聽到小姪子的聲音,趕緊問他「爸爸呢?」他說:爸爸和哥哥都死了,他們剛剛都還還和我在講話的,但現在都沒聲音了。救出小姪子後,聽到另一邊還有微微的聲音,發現原來是大姪子的女朋友,你知道嗎?我姪子整個趴在她女友身上,是他用身體保護著她不被壓死的,我只能一邊淚流一邊救人……


事後,家裡外大大小小都是我要照顧,我有一個表弟他在演藝界是一個也算有名的導演,事情發生的那一晚,他說他也不曉得會這麼嚴重,因為有記者來採訪我時,在電視上看到我拿著白色的幡旗在招魂,才打電話通知我的阿姨,趕回中寮卻已是陰陽相隔,人生啊!很難講,所以 人啊 就是好好過日子,就是這樣…


陳石麟端起酒杯又放回的桌上,現在都已經快20年了,我實在很不想講到這一段,因為這樣子的往事真的是不堪回首,講到這件事我都還一直想哭,因為我遇到了很多人,他們真的也都很有愛心,其中有一段是那時我在殯儀館顧著我哥哥和姪子的大體,那時南投殯儀館的冰庫,甚至私人冰庫完全不夠用,幸好有善心人士專程從高雄調了冰魚的貨櫃上來南投, 作為冰大體用,那大體是一層層交疊上去的,因為太多了,後來要找人時,也是一個一個移動後來認回的。


白天,殯儀館裡來來往往的朋友、家屬很多,經常聽到嚎啕大哭的聲音與畫面,日子久了,好像也較能適應了。但到了夜晚,夜深人靜時,也不知是不是那冰櫃溫度不夠冰,或是白天人多所以不覺得,半夜裡風一吹,屍臭味就從冰箱裡飄出來,還有那滲出的屍水,臭到叫人受不了,我在那裡待了將近一個禮拜,晚上只能到便利商店買紙內褲,再回到到殯儀館內的廁所,用冷水快速的沖洗,就這樣待了1個禮拜,身體乾淨了,但身上的屍臭味卻是一直沖不掉啊…。


小姪子雖然是救了出來,但壓太久的右腳組織卻壞死了,肌肉開始腐爛,在醫院裡他一天挖壞死的肉、一天洗腎、一天挖肉、一天洗腎,且一直在發燒,醫生建議要截肢,我不肯,都一個禮拜了,醫生下最後通牒,怕再不截肢會影響到生命,後來說:如果能再拖過一個晚上,應該就可以不用截肢了,隔天,姪子的燒退了,他說:昨晚 爸爸和哥哥來看他了…


到台中榮總照顧姪子時,到外面的小吃攤吃麵時,老闆問我是從哪裡來的,一聽到我來自中寮,就說那裡死傷很嚴重ㄟ,我說我就是來照顧受傷的姪子的,老闆馬上說:「年輕人,你來醫院的這幾天就都來我這裡吃,不跟你收錢。」到現在想起來都還是很令我感動的,人心是善良的,就路過的人,你不認識我、我不認識你,但發生了這種不幸的事,每個人都願意伸出援手,都快20年了,每每想到這些 我都還是感動不已… 最怕人家問起我921發生的這段事情,我實在是不太想說啊!陳石麟拿起衛生紙頻頻拭淚。


 

FB留言討論區

相關閱讀推薦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