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際舞壇能見度最高台灣編舞家黃翊作品《長路》 周末臺中歌劇院登場

生活中心/綜合報導 2019-05-17 14:41

黃翊在記者會中說明創作理念與過程。(圖/臺中國家歌劇院)

黃翊是目前在國際舞壇能見度最高的臺灣編舞家之一。新作《長路》從國家表演藝術中心三場館共同製作首次甄選脫穎而出,震撼的視覺,真摯的情感,今年2月在國家兩廳院首演,引發熱烈迴響。5月18、19日,《長路》將在臺中國家歌劇院演出兩場。


黃翊的作品總是能打破慣性思維,讓觀眾印象深刻,耳目一新。35歲的黃翊以《長路》來思索人生旅程,引起觀眾的共鳴,也讓觀眾看到一位藝術家的成熟與盛放。


台中國家歌劇院汪虹副總監引言介紹黃翊跟他的舞碼。(圖/臺中國家歌劇院)


黃翊擅長運用科技,兼具人文的感性與底蘊,在2010年成立黃翊工作室+以來,以《黃翊與庫卡》、《地平面之下》等舞作受到國際矚目。《長路》以時間為題,探討人在時間中的變化,黃翊表示,不論你要或不要,時間,都會將你抽高,令你盛放、凋零。


為了《長路》,黃翊打造一座直徑9米的旋轉舞台,數位定速、轉速快、無聲,展現了黃翊對於科技的要求,而容易裝卸的特性更有利於《長路》的國際巡迴演出。黃翊為了將時間的概念以巨輪轉動方式呈現,斥資百萬,以純手工製作圓型舞台,在表面刻出年輪般的紋路。《長路》旋轉舞台的精細工藝,也只有在像歌劇院中劇院這樣親密性高的場地,才能有強烈感受。


黃翊的長路舞碼的演出片段。(圖/臺中國家歌劇院)


《長路》的音樂設計也很有特色,從頭到尾只有一首樂曲:拉威爾的鋼琴曲《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》。但是黃翊使用了不同國家的演奏版本,速度各有差異,七位舞者在轉速時快時慢的旋轉舞台上,以不同的方式行走舞動,代表著不同的個性,闡述著人生可貴的歷程「只能往前走的男人和往前走的女人,從遇見、陪伴到分離呈現濃郁相惜情感;兩位男舞者以繩繫彼此舞動,拉扯、相撞、衝擊動力下的過程是阻力也是助力,象徵人生道路上的理想與抱負;另一段則是舞者胡鑑回到過去,與自己9歲的小西裝跳舞,重新擁抱純真、感受質樸的童年回憶。


舞者不僅有時倒著走,有時還斜著走。黃翊一直想做一個作品,讓舞者傾斜身體跳舞。他說有時,我們的心理狀態並不總是直立的,例如疲累的時候,感覺上身體也像傾斜著,我想把這樣的狀態和形象呈現在舞者身上。所以黃翊這次也以常用於航太設備組裝使用的「數位變速的懸吊系統」,讓舞者能以傾斜狀態前行跳舞,或漫步或滑步。


 

FB留言討論區

相關閱讀推薦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