圓桌武士傳承音樂會 3/18在桃市文化局演藝廳登場 

記者諶志明/桃園報導 2018-03-16 12:51

《圓桌武士的傳承》音樂會,3/18(日)下午2:30桃園市政府文化局演藝廳登場。

【樂興之時】20歲了。1998年創團以來,以一個民營樂團之姿,在台灣的音樂環境當中,注入了一定程度的貢獻。【樂興之時】到過柏林,在專門介紹全世界精采的青年樂團的Young Euro Classic上大放異彩,以馬勒交響曲征服柏林聽眾,以當代台灣現代作品達成文化輸出;【樂興之時】足跡遍佈意大利南北與德國,處處獲得起立鼓掌的歐洲聽眾;【樂興之時】到過南非,不只展現台灣當代音樂軟實力,還成為音樂大使,到非洲的弱勢社區與當地孩童同歌共樂,啟發他們對自己懷抱更大的夢想。同時,【樂興之時】亦深耕台灣,年年推出紮實曲目,並且不介意透過通俗方式將更多民眾帶入藝術音樂的美好世界。從未間斷地用音樂服務偏鄉以及都會弱勢,從921 集集巨震、88風災的義演募款;以及超過15年以上的偏鄉音樂賞析服務,到2009年啟動的開心果-忘憂專案。


『樂興圓桌武士』是【樂興之時】的精神象徵,傑出、秉心,富理想性。當年共同創始團員雖然如今許多已成家立業,在各自的崗位上發光發熱著,但都會在此次回歸,協同年輕一代的圓桌武士共同闡釋傳承。古典音樂在現今世代,確然已成為如同蘭斯洛等圓桌武士所捍衛的Camelot,是一個在亂世當中必須捨命保護的文明堡壘,它所存涵的精神價值一旦佚失,人類必然陷入感官過載、靈性知覺鈍化的仿若喪屍的悲慘境地。【樂興圓桌武士】責無旁貸,必然盡己之力,負起這樣的責任。此次三代同台的演出,讓我們為『好音樂』的傳承與發揚持續奮鬥。


改編給弦樂團的舒伯特:《死與少女》(原為弦樂四重奏),馬勒在1894年演出完第二樂章後,從此未再公開演出過。因當晚多數聽眾反應:「如此改編奪走了舒伯特作品中渾然天成的親密性。」但其實馬勒做的所有修改,都是為了突破不同年代的樂器、空間等差異,以更靠近貝多芬原始的構想。


「圓桌武士的傳承」音樂會,3/18(日)下午2:30桃園市政府文化局演藝廳登場。


舒伯特原始四重奏的第二樂章,引用了早先寫作的歌曲〈死與少女〉為主題,而樂曲所使用的歌詞,為日耳曼詩人克勞蒂斯(M. Claudius)之詩句:「少女:『離我而去,啊,離我而去!/走開,可怕的枯骨!/我還正值青春,請你走開!/請別碰我。』死神:『伸出手來,美麗而柔弱的女孩。/我是妳的朋友,並非來傷害妳,/打起精神!我一點也不粗暴,/在我懷裡安睡吧!』」詩中「死亡」之魅惑與強迫,在改編給絃樂團音響中,被放大得更具渲染性。


「圓桌武士的傳承」音樂會,首場已於03/04國家演奏廳完成演出,第二場將於3/18(日)下午2:30桃園市政府文化局演藝廳,邀請您和我們在同一個時空下一同經營、經歷飽蘊真、善、美的音樂作品,相信對於藝術音樂的重要性瞭然於心。讓我們在演出之後,仍然在每天的生活中,為具有價值的精神文明之存續努力。



 


 


 

留言評論

相關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