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輕無奈 台灣悲哀

記者葉一鳴/雲林特稿 2017-06-07 09:06

六輕佔地7公頃多的阿嬤公園,景色美不勝收。(記者葉一鳴拍攝)

台灣低薪社會形成,最近對於台灣經濟最大的焦點在於鴻海、台塑、義大、台積電…等大企業都將至美國投資總金額超過1兆以上,台灣政府無法將企業根留台灣,卻讓台灣企業一再出走,1兆以上的投資可能牽涉到數十萬個工作機會,讓台灣低薪無法翻身,這是台灣企業的悲哀,更是台灣年輕人的悲哀。


空污問題絕對不是單一因素,更不是一個六輕要背負台灣空污原罪,最近一些號稱環保人士又要進行反空污大遊行,把一切空污責任全部歸責於六輕,這是一個不成熟社會的展現,若六輕的空污環保標準不符合國家標準,那政府應拿出魄力關廠,若六輕的 空污環保標準符合國家標準,那政府應出面說明承擔,讓企業可以永續經營,這才是一個成熟社會應有的體制觀念。


住在雲林的人大部份都知道,抗爭六輕有兩種目的,一種是明的目的要名,一種是暗的目的要錢,而政府卻一再容許這種事情發生,政府應拿出魄力,大力掃除環保流氓,不要讓整個台灣企業存在一片悲歌中,讓企業正常發展,該罰的就罰,該關的就關,該抓的就抓,不能讓一些人總是拿著正義大旗,背後進行勒索之事,才能保住台灣企業不會一再出走。


現在的雲林,最夯的工作機會是進入六輕工作,要進入六輕工作不但要有基本的學養,還要請託民代,才能進入年薪近百萬的六輕,若六輕如環保人士所宣傳的毒窟,那為什麼有那麼多人要擠進六輕呢?若六輕真的會傷及體膚,難道在六輕的1萬多名員工是要錢不要命的人嗎?若政府一再讓六輕的無奈擴大延續,絕對會是台灣的悲哀,也會是台灣年輕人低薪的悲哀?


 

留言評論

相關推薦